柠檬西

“What thing is matter?”
“You know what things.”

【羞羞的铁拳/生鱼】 似是故人来

一个说起来奇怪但戳中我萌点的CP……


*


艾迪生又上山了。


不过这次没马小,没马东,也没灵魂互换。他背着一背包的洗漱日常用品,拖着接近残废的右臂敲开了“卷帘门”。


天还是熟悉的颜色,门口摆的盆栽比起上一次好像更没精打采了。艾迪生看着,不生出一股物是人非之感,没等憋出几滴泪花来,门开了,露出半张黑发半掩的脸。


“妈呀!”


这是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秀秀秀、秀念?!你不是死了吗?”


艾迪生包一扔,摆出出拳架势。


秀念撩起头发,眼神幽幽:“我没死。”


“瞎说!我还给你过了头七!就你们副掌门,哇哇哭来着。”扭曲着一张脸。


秀念推开大门,把地上的包捡起来递给他,转头示意艾迪生跟上。


“你不知道,副掌门无聊的时候喜欢看小品,他自己演就算了,还拉我们一起演。”


艾迪生嘴角抽搐,纠结片刻最终选择跟上。


神经病啊。他腹诽。


“演技太浮夸了。”艾迪生说




副掌门眉头紧皱,斜望着天空。转眼间,天色阴沉,像是即将有一场暴雨。


“来了?”他开口。


“来了。”秀念回答。


“世事无常,你我皆凡人,”张茱萸转过身来,禁闭双眼,“命里有时——”


“艾迪生?”他睁开眼,“你来干嘛!”


“掌门,你台词说错了。”


张茱萸把秀念赶开。艾迪生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我不知道。”——这倒是实话。


“就你一个人?”副掌门眉头紧锁。


艾迪生点点头。


“这儿地方不大,容不了你,你走吧。”


艾迪生看着他,张茱萸不为所动。


没办法,他只能抱着包,委委屈屈地往外走,结果还因为太委屈,右臂一不注意撞到了柱子,整个人疼的抱着手蜷起来。


副掌门瞄了他一眼。


“你手怎么了?”


“比赛,残了。”艾迪生咬着牙。疼痛像蚂蚁噬咬般侵袭,疼得他连的经络都像在跳动。


他费心于战胜疼痛,没注意到后方的人忽然叹了口气。


“算了。”


他回头看张茱萸,副掌门的目光落在他抱着的那只手上。


“你留下来吧。”




“秀念没死。”艾迪生一身白衣,站在张茱萸身后。画面仿佛又回到了他第一次来的,不过那时候的艾迪生还是马小。


副掌门摆弄着花草,不是很想理他,敷衍的点点头。


“你骗我。”


“那傲天是不是也没死?”


“噢那是真的死了,”他转过身来,“傲天是真被你们熬死了。”


艾迪生四处乱瞄,心虚地不敢跟他对视。


“行了。你上来不是为了讨口饭吃的吧。”副掌门开口。


艾迪生没回答,于是他接着问,“马小呢,你俩没在一起?”


艾迪生摇头。


张茱萸不说话了。


他们的对话只有一种模式,再无限循环。以副掌门云里雾里的话开头,以的摇头和“我不知道”结尾,结构清晰,却主题不明。




“你不是当了拳王了吗?”


“你看了比赛?”


“没,不关心。”


“那你怎么知道的?”艾迪生在门口搓着衣服,副掌门在躺椅上晒太阳。


“我神机妙算。”


切。艾迪生翻了个白眼,在心理大声鄙夷。手上还继续拧着衣服,抖好挂上


“你不打算——”


他抬起眼,才发现上一秒还在跟他瞎扯淡的人悄无声息的就睡着了,并且姿态极其不优雅的缩在一边。


日光和煦。


艾迪生凑近了点,发现副掌门的第一个优点——睫毛长。


他认真地盯了会儿对于一个中年男子来说过于长的睫毛和过白的皮肤然后又花了半分钟思考副掌门会不会被风吹得受风寒死掉。


艾迪生浑身一激灵,衣服一放跑进屋,飞速拿了条薄毯出来





TBC

【没写完】

沈叔叔真是超可爱艾伦巨帅!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柠檬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