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西

“What thing is matter?”
“You know what things.”

【锤茶/RPS】From The End To The Beginning 【二】


RPS预警!平行世界

*他们属于自己,平行世界属于我


***



8

蓝天,白云,微风。


Armie和Timothee一起,躺在冒出清新气味的草地上。


Armie在说着什么,或者是Oliver在和他谈论什么,但Timothee根本不在意。


他盯着对方的唇,然后另一个人也停了,抬起眼对上他的视线。


他的手抚上他的后颈。


Timothee闭着眼睛,侧头去追随另一个人的唇。从Armie的角度,可以看见他微微颤抖的睫毛,红透的耳根和伸出的舌尖。


带着凉意的唇覆上另一个人的,青草的香化成糖果的甜。



Timothee在扮演Elio,但是Armie此刻不是Oliver。


“——cut!”


男孩睁开眼睛,微微湿润的瞳孔里带着疑惑、茫然和……不可深究。


Luca感到为难。


“你们做得很好,”他捏了捏剧本,“特别是Timmy,你刚刚,完完全全就是Elio。但是……呃,一点问题,Oliver这时候应该也是压抑、按耐住的激动心情,Armie你觉得呢?”


“抱歉。”Armie抬起了埋着的头,“刚刚不是很专心。”


Timothee抿着嘴角看他。


“没关系的。正好我们在想下一幕的场景变化,你有充足的时间来调整。”


“谢谢。”Armie站起来,Luca拍拍他的肩膀。


Timothee揪着地上的草茎,盯着离去的高大背影,躺下,然后用带着青草气息、充满夏天意味的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9


Timothee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


穿着蓝色POLO衫的人歪坐在椅子上,眯起眼睛,片刻又笑起来,得意洋洋四个字写在脸上。


——Armie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发生什么了?”Armie用胳膊捅捅旁边的Luca,导演思索片刻,用小幅度的摇晃来表明自己不知情。


“嘿Timmy甜心,你在高兴什么呢,值得分享吗?”


“哦当然,白马王子。”Timothee露出一个明媚的笑。


顺着他递出的手机,Armie清晰的看到:屏幕上,自己身着童话中的华服,骑着马穿越森林,背景被p上了乱七八糟的爱心,音乐也明显不是原版配乐。


——《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


Timothee看起来要笑晕过去了。


“咳咳,”他坐直了,把手机屏幕转向自己,“听着,”他眨眼。


“Armie Hammer,他的金发、蓝眼、完美的身材比例和惊人的幽默可爱,简直是现实世界里你能想象到的最接近白马王子的人。”


这远没有结束。


Timothee看着Armie搓着脸,一脸马上要就地晕厥的样子,兴致更高了。


“还有别的呢!”


“停——”Armie举起双手以示投降,“你从哪儿看到的?”他有气无力的问。


“粉丝的@啊。”Timothee挑起眉毛。


“甜心?”


“我错了,”Armie摆出狗狗眼,不得不说,他的眼睛真是相当占优势,“休战?”他伸出手。



Timothee挑起嘴角,偷偷点了收藏,然后按掉手机,握上伸出的橄榄枝。


“嗯哼。”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Luca看着欲言又止的制片,手上写字的动作没停,“幼稚?可爱?”


“不,”制片人否定。


“是夏天。”



10


“Timmy。”

低沉悦耳的嗓音传来,然而此刻在Timothee的耳朵里却有些烦人。

他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些什么。

状态不好、走神、注意力不集中,对戏的演员有这种情况且被他遇上的也不算少,他最多也就是在心底撅撅嘴,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心情。


像是……期待了很久的春游,却被大雨打乱了计划。于是你只有站在雨幕里,看着曾幻想的、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美景,一点一点消失殆尽。


这种感觉,真是

——糟透了。


他没忍住,差点想去揪自己的头发。手刚抬起来就被另一个人抓住。

“去吃冰淇淋?”

Armie眨着他的蓝色眼睛,问。


11

这样的场景未免有些滑稽。

一米九的美国人将大长腿委委屈屈的放在街边冰饮店的小桌底下,旁边的卷发男孩表情不太明朗。


Timothee的眼睛很大。他微微抬眼和走神的时候,眼白就会多一点,看起来十成十的不高兴。

可是他现在没有不高兴。


没有摄影机,没有台词,没有打板。无数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坐在他对面,表情认真的对待香草冰激凌。

滑稽,却也像童话故事。



Armie不说话、没有表情的时候,看起来总是高高在上而诱人靠近的。但当他跟你聊天,对你笑,露出小尖牙,做夸张的表情。那些高高在上,拒人千里的气场便消失不见,只剩六月的微风。

他现在就是那样。


“抱歉,”Armie开口,果决的打断了Timothee的发呆,“昨天我太不专业了。”

Timothee抬起眼,对上蓝色的海。


道歉,婉拒,划清界限,然后我们带上各自的面具,把所有的心思和情绪藏在油彩之下。如果是小朋友的话,在即将失去心爱的东西前可以哭闹、撒泼,满地打滚的挽留。可是大孩子、成年人就不被允许这样做了。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船只被飓风刮走,也只能偷偷的伸出不舍的手,被禁止的眼泪不能流下。

你是成年人了。



虽然Timothee看起来远远不到他的年龄,但是他明白这样的道理。

于是他摆出被经纪人,被公司教导了无数次的笑容,吞咽了下,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和灵魂都轻松起来。

“嘿,”他笑得标准阳光,“不是什么大事,不用道歉。”

但Armie没有料想中的接话。


“——那边是什么?”

“——什么?”

Timothee稍稍坐直,转头去看另一个人望着的方向。但是什么也没有,路旁的花朵此刻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姿态随意得很像他。


什么都没有。

他转头,准备好了面对自己的烂摊子。可是“烂摊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近了,完美的五官充斥着他的视线。

“如果这是第一次的话,请让我拥有这个机会。”

低沉且悦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Timothee好像看见——他的小船,披着满身的霞光从海上归来。


——他得到了一个带着香草味的吻。


手边的冰激凌在融化,街道在融化,太阳在融化。

Timothee的心,也一点一点的,融化了。


TBC

***

中午看见甜茶得奖的消息于是赶着更了☺

感谢大家的小心心和蓝手,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一一回复,但每条评论都看了,也感谢评论的天使们😘

每个小节的时间线不是连续的,等写完会整理一个正常的时间线出来。

评论 ( 4 )
热度 ( 75 )

© 柠檬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