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西

“从没有发生过的故事未完待续”

【个人向/All珍】 眷顾

小王子AU

标题打的我有点堂皇,说是all珍但cp向没有很明显,可以说是个人向吧。

*童话故事/本章锡珍果珍



——————




"请眷顾我吧。"


 
1




我是在一个星夜遇见他的。


那天晚上风很大,我躺在河边的草地上,被扬起的沙子迷了眼睛。然后在我使劲揉着眼睛,试图把异物弄出去时,他就这么突然地出现了。



"小王子。"



我出声。



这很奇怪,我根本不认识他。但事实上,它就这么自然的发生了。



"你好,我是金硕珍。"




2



"或许,你认识一个飞行员?"



"你是说号锡吗?"金硕珍回答我。


此时他正躺在我旁边,看着星空的神情很专注。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有着很好看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就像小鹿。"他把手举过头顶,向我演绎着,"是吗?"



我点头,被他如此直白的可爱惊讶到了。


怎么说,虽然我不知道飞行员的名字,但我确实是看了他的书才知道小王子的。




3


金硕珍告诉我,他和郑号锡是在沙漠里遇见的。看见他的时候,飞行员正在修理他的飞机。


"你好。"金硕珍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嗯。"郑号锡满手的机油,正拿着钳子敲打着机翼,对小王子的出现毫不在意。


"请问——"


"我很忙。"


"那等你忙完……"


"行吧。"


金硕珍就站在满天的黄沙里,等到太阳落山。


飞行员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转身才发现他的存在,吓了一跳。


"你怎么——"


"我叫金硕珍。"



然后他们交换了名字,职业,居住的星球以及目的地。


"我没有目的地。"金硕珍补充。


他说,飞行员做事井井有条,好像有一行列表在脑子里一样,非常让人放心。


"号锡很好,他笑起来像小鹿。鹿,鹿你知道吗?就是这样的——"


他又比出那个动作,我只能无奈的点头。


"不过,"小王子语调一转,有些沮丧。


"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准确的说,是不喜欢他的孩子气。




4



"为什么?"小王子问。


郑号锡咽了下口水,仿佛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天大的坏话。


"你不是小孩子了,"他避开金硕珍的眼神,"虽然你是小王子。"


"你不能总这么孩子气,只在意星星,玫瑰,绵羊,快乐。这世上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郑号锡的眼神落到金硕珍身上,又跳开。



"这就是我的目的啊。"小王子忍不住为自己辩驳。


"你不明白。"


"你才不明白。"


小王子气呼呼的。


我能看出来,他现在也还是气呼呼的。



"不过号锡真的很好。"


金硕珍停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侧过头看他,才发现除了天空和河水,他的眼睛里也有星星。



"他教我很多道理,又不像其他人一样讨厌。"


小王子细数了飞行员为他做的每一件事。


画绵羊,为他唱歌,讲故事,告诉他海洋的颜色,以及天空为什么有云朵,花园里为什么要有篱笆。


"你喜欢他吗?"我问。


"什么是喜欢?"


"好吧,我知道了。"我嘟囔着,揪着地上的草,坐起来。


"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5


小王子来自一个叫什么的星球【抱歉我忘记了】,总之是一个很小,很普通的星球。


除了上面有小王子,它和其他的星球没什么不一样。



星球实在太小了,只能容纳一栋房子,一座死火山,几颗猴面包树。


"想看日落的话,只要把板凳移到房子另一边就好了。"金硕珍告诉我。


人悲伤的时候,是很喜欢看日落的。



有一天,小王子看了四十五次日落。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悲伤。



"后来我就不悲伤啦。"他说。


因为——


突然有一天,在某棵猴面包树旁,长出了一株玫瑰。



6


玫瑰很可爱。


他有着伸展的叶片,挺拔的身姿,美好而稚嫩的粉色面庞。


还有——


刺。



玫瑰知道小王子对他的喜欢,他清楚这种喜欢,就是他曾在花园里,听到的私语里表达的感情。


可惜小王子自己不知道。


于是他有些骄傲。




"我想要屏风。"


"可是多吹风对你有好处。"金硕珍皱起眉头。


"给—我—屏—风。"他拉长了语调。


"好吧。"金硕珍无奈的答应。


他实在太喜欢玫瑰了。

尽管他自己不知道。



7



"我根本不怕绵羊,我以前——"



"可他们会吃掉你的……"


玫瑰被打断,很不开心。


"你又知道什么呢?你一直在这个星球上。你什么也不知道。"



他太喜欢小王子了。


因为喜欢,所以竭力装成并非自己的样子。直到筋疲力尽,还要硬撑着骄傲。


他很害怕。


喜欢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像风和云朵,伸手也抓不住。



可玫瑰低估了小王子的受伤程度。


——那一天,小王子一整天都在看日落。



8



"我要离开了。"金硕珍浇完水,打理好叶片,开口说道。


玫瑰惊讶地愣住了。


"不,你不能……"


"你说的对,或许我应该看看外面。"


他看起来下定了决心。


玫瑰太伤心了。这一刻,所有的刺都长错了方向,刺入了他自己的身体。


或许我忘了说,玫瑰其实是株爱哭的玫瑰。他哭起来,眼泪就像喷壶里的水。



可这一次他没有哭。


他伸出了自己的叶子,碰了碰金硕珍的手心。



"我会回来的。"金硕珍低下身,亲了他的骄傲的玫瑰。


"我叫JK。"


——你不会回来了,我知道的。



TBC


——————

接下来的故事是糖珍,旻珍和vjin

评论 ( 2 )
热度 ( 43 )

© 柠檬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