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西

“但有人会记得你。我会记得你。”

【罗叉】表白这件大事儿

我就不说这五千字是我写了将近一个月的……


冷cp要自己投喂!饿——!


*副标题应该叫《三次罗林斯表白朗姆洛拒绝,一次他后悔了》【不】


*傻白甜/OOC


——————————————————


【01】


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儿的跟罗林斯胡扯,说什么表白一定要挑让对方印象深刻的,这样不管接不接受他也会记很久。于是副队面瘫的点点头,一脸高深莫测地走了。


当然这个插曲朗姆洛不知道,要是他知道的话,肯定一巴掌拍死那个胡说八道的人。


因为上述假设没有实现,所以产生了说严重不严重但细细一想还是比较严重的后果。


“队长。”


“啊?”听见副队的声音,朗姆洛解决掉前方的目标再顺带给了一个躲在窗外的杂兵一枪,转身看了右后方的人一眼。


“罗林斯你他妈叫我干嘛!”朗姆洛躲过扔过来的手榴弹,正好被逼到罗林斯旁边。


罗林斯这边也不轻松,他的冲锋枪子弹早用光了。一直靠手枪扛着。


“我觉得,”他冲着冲上来的目标开枪,头仰着跟朗姆洛说话,“我觉得我喜欢你!”


如果这是电影场景,肯定是慢动作播放,感人至深的背景音乐响起,而且主角必须要有眼神的对视,但这不是。所以上述都没有,只有子弹和破碎的建筑组成毫无希望的背景。


朗姆洛的额头被血浸染,他愣了愣,“你再说一遍。”


罗林斯有些疑惑的想想,但还是打算照他说的做,角度还没选好,就被接下来的发展吓了一跳——朗姆洛举着枪对着他,嘴角勾起,眼神戏谑。


还没等他开口,枪声就响了。子弹顺着轨迹,准确无误、毫无偏差地射中罗林斯……身侧的敌人。


“你再说一遍?”


罗林斯看着身旁倒下的敌人,再看了一眼笑得灿烂的朗姆洛。


“……没。”


【02】


难得的休假时间,朗姆洛带着一大群队员准备放松放松。该玩儿的都玩儿了,山珍海味该吃的也都吃了。跟带了一大群熊孩子一般心力交瘁的朗姆洛累倒在酒店的沙发上。


还没等他好好休息,敲门声响起来。他不甘心的没有理会,但奈何声音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不得已,他只能爬起来开门。


他的队员涌入房间的时候朗姆洛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你们都他妈的要干嘛!”


麦克跟费雪脸上的笑容僵住,俩人拿着纸牌,弱弱地回答“找你玩儿啊……”


“玩你妹去!你们都才三岁吗玩个蛋,都他妈给我滚!”


朗姆洛摔门,脸上的表情能吓哭好几个小姑娘。


麦克耷拉着肩膀,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支吾着开口:“副队说你不开心……我们打算陪陪你的……”


朗姆洛深吸了一口气,顺带在心里把罗林斯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然后他生无可恋的、面带微笑的说:“……玩,好好玩儿。”


玩儿纸牌不够尽兴,几个队员马上提议来国王游戏,反正都是糙汉子,又是队友,都放得开。朗姆洛被他们逼着参加。


第一轮抽到国王的是杰西,他表示不打算整人,先热个身吧。然后他的要求是“呃……抽到五的,跳bad Romance三分钟,动作不许重样。”


这他妈叫热身……努力保持冷静的朗姆洛翻开纸牌——七。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准备看看是哪个倒霉蛋。


在看到队里最熊的欧文面部抽搐着站起来,朗姆洛的内心是欣喜若狂的,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下脸上的笑容。


埃里克森安慰的拍了拍欧文的肩,不忍直视的捂住额头转向一边。当然,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


朗姆洛快要控制不住大笑起来,拿着啤酒猛灌以防自己太得意忘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过半分钟,笑声就快淹没了这个房间。


“我去哈哈哈哈欧文扭得不错啊你这是练过!”笑趴的某队员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货心里肯定是个小公举你看看!”麦克被酒呛着,边笑边咳。


而其他的都还存有一丝队友情,不忍心笑出来,憋着笑全身抖得跟触电了似的,连平时不苟言笑的副队长都偏过头笑得不行。


“好了好了,你看你们猥琐的那个样子,还有没有同情心!”朗姆洛拍桌,缓解了局面。


……刚刚你笑的最欢好吗。接收到队员的怨念眼神,朗姆洛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来来来下一局。”


——直到副队成为被整的那一个。


所有人的面部都僵硬了,支吾着要不就算了吧,这里面当然不包括朗姆洛。“副队长怎么了我还被整了罗林斯必须上!”这是朗姆洛的原话。


事实证明朗姆洛这种人是不怎么被别人坑的……都是他自己坑的自己。


所以现在罗林斯要对着他说一长串《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台词。


“My love! 


Death, that hath sucked the honey of thy breath,


Hath had no power yet upon thy beauty.


Thou are not conquered.


Beauty's ensign yet


Is crimson in thy lips and in thy cheeks,


And death's pale flag is not advanced there.


Dear Juliet,


Why art thou yet so fair? Shall I believe


That unsubstantial Death is amorous,


Keeps thee here is dark to be his paramour?


Here. O, here will i set up my everlasting rest


And shake the yoke of inauspicious stars


From this world-wearied flesh.


Eyes, look your last!


Arms, thke your last embrace!


And,lips,oh you.




罗林斯嘴角诡异的上扬着念完了这段台词。然后迎来了一阵沉默。


——所有人都觉得三观已经被颠覆了。


似乎是觉得气氛尴尬的有些不对劲,欧文干笑着开口,“副队被大冒险整得惨了点儿吧?”


“不是大冒险,”罗林斯看着努力灌自己酒想要冷静一下的朗姆洛一脸认真的说,“真心话。”


……然后朗姆洛就把酒喷在了他的副队长脸上。


接着他们就被赶出去了。


目睹整个惨案发生的队员们纷纷感叹副队长不作死就不会死,然后在罗林斯的眼刀下闭了嘴。


【03】


接连几次的“被告白”让朗姆洛很是心塞,就连圣诞节也打定主意不出门了。


——即便这样也逃不了,都是命啊。


听到门铃,朗姆洛放下手中的酒,踩着拖鞋去看是不是自己的外卖到了,一脸期待的开门,看见的却是自己的副队长。


他瞬间生无可恋脸。


“干嘛。”他倚着门边,感觉心脏病都要被气出来了,“杰克·罗林斯我警告你……”


后半句生生咽回去:门外的人不知道从哪儿拎出个播放器,手上抱着一堆牌子。


等等……他面色凝重:这场景有点儿眼熟……


“妈的,罗林斯你想干嘛!”他直接吼了出来。


罗林斯没说话。


“真爱至上?”朗姆洛冷笑,“谁没看过啊,泡小姑娘呢你。”


副队长少见的紧张起来,朗姆洛叹了口气。


“说吧,谁出的主意?”我天真直率的副队长不会这么有心机的。


“没谁……”罗林斯眼神躲闪。


朗姆洛换了个笑盈盈的脸色,柔声道:“杰克,告诉我谁帮你想的?”他敛声,换上更温柔的语气,“乖啊。”


罗林斯沉思了下,很干脆的抬头回答:“欧文和费雪。”


我就知道是这俩货。朗姆洛在心中咒骂,想起傻站在门外的罗林斯,脸色变了变。


“回去吧,”他僵着脸说:“时间不早了。”


罗林斯还想解释什么,被他打断了。


“以后再说。”他关上门,用身子抵住,没去想门外的人走了没。


【04】


过完假期的朗姆洛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皮尔斯。他坐在九头蛇的办公室里,对面是他的直系老板。


“这个……”他犹豫的开口,“罗林斯吧……我总觉得,他不太适合当我的副队长。”


为了避免皮尔斯这个老王八蛋拒绝他的要求,他特意用了很委婉的说法表达。


“嗯,”皮尔斯摇晃着手中的红酒,轻点着头,“我也这么觉得。”


“是吧?”朗姆洛满心欢喜的接话。


“罗林斯能力强又沉稳也有责任心,明明是个当队长的料子。真是不知道为什么给你这种人当副队长,”皮尔斯看着朗姆洛,露出鄙夷的神色,“屈才啊屈才。”


我操你能顾及一下当事人还在你面前吗!朗姆洛被气得不轻,把椅子都差点捏变形。


“所以啊,”他近乎咬牙切齿,“你就再给他安排个职位呗,不能委屈人才是吧。”


九头蛇大boss沉思了下,接着表示等我考虑一下,就把朗姆洛轰出去工作了。


在走廊里碰到罗林斯跟另一个队员聊天,看见他过来,罗林斯想说什么,却被朗姆洛一句“以后再说”打了回去。副队长欲言又止,冲他点点头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朗姆洛的错觉,总觉得罗林斯有点怪怪的。但他也没有细想,正在为了能远离罗林斯而开心呢,哪儿顾得上这个。


接下来的训练他都没看见罗林斯,他以为是有别的任务,也就没在意。但连续半个月没音信也没来签到实在不是罗林斯的风格。朗姆洛有些着急了:难不成皮尔斯考虑好了?他想,不对啊他也没通知我啊。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他连训练队员都没心思了,气势汹汹的冲去皮尔斯办公室。


皮尔斯看到他来也很开心,不等他开口自己就说起来。


“你别说罗林斯带队效率挺高,半个月都完成了两个任务了。”


“等等,”朗姆洛觉得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刚刚说罗林斯带队?”


“是啊,”皮尔斯诧异的看他一眼,“这不是你给我建议的吗。”


“你把他调走了不通知我!”朗姆洛这才是气的快有心脏病了。


“这是罗林斯要求的,”皮尔斯有点烦躁的回答,“肯定是你对他太坏了,人家走了都不愿意让你知道。我警告你,不许骚扰我的新队长。”


他有些绝望的被轰出了办公室,混浑浑噩噩的回到训练基地。队员们看到他回来都围上去问怎么了。


“你们副队长去带别的队伍了。”他有些艰难的说。


队员们却都沉默着,他看着他们低下去的头,明白了。


“你们早就知道,为什么不说。”


“副队长不让我们告诉你……”麦克犹犹豫豫的回答。


行啊,他在心底想:长本事了都敢瞒着我。他让队员休息,自己出去了。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在指挥部的美女那儿套到了罗林斯小队的信息:他们现在在军火库补充装备。朗姆洛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到,还好,人还没走。


不认识的士兵怔怔的看着他,他勉强的笑了笑,把从看见他就僵着脸的罗林斯拉到拐角一通臭骂。


“杰克·罗林斯,”他没好气的叫了全名,“告诉我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队长——”


“现在想起来我是你队长了。”


罗林斯没理会他语气里的讽刺,“我觉得这对我们两都好。”


“好毛啊就好,你走了那帮小崽子都我管累死我了知道吗!”过高的音量惹得那些队员对他们行注目礼,被罗林斯瞪了回去。


“我告诉你,”他简直要被气笑了,“明天早上给我归队。”本来想说个后果警告一下的,想想也没什么可威胁罗林斯,也就作罢。


“——我走了。”罗林斯冲反方向偏偏头,招来朗姆洛一个白眼。


“滚蛋吧你,”朗姆洛拍拍罗林斯的头,“哦,明早记得滚回来。不许迟到。”


罗林斯笑笑,用跟刚才完全不一样的气势指挥着队员们出去训练。



【05】



但他终究没等来罗林斯归队。


在很久之后,就像他成为“交叉骨”而不是朗姆洛那么久之后,他偶尔也会想一想这些事。


想想如果自己说了“yes”或者不跟皮尔斯提什么鬼建议的话,那件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罗林斯的小队被偷袭,为了保护某个年轻队员,罗林斯拿自己的身体当了盾牌。


尸体上的枪眼有多少朗姆洛没数,他也不敢数。皮尔斯安慰他说好歹留了全尸。


他就红着眼睛坐了一天。



之后“杰克·罗林斯”就成为特战队里一个不能提起的禁忌,排在第三的“对队长表白”之前和第一的“谈论队长的另一半”之间长居不下。


在很多年后,老队员走得差不多的,新队员加入的时候。也有不怕死的小年轻趁着喝醉套朗姆洛的话,询问为什么那个名字是个禁忌。


朗姆洛咽下酒,擦了擦嘴,笑着说因为他不守承诺啊。


——说好的回来。



——————————————————


好久没为这cp出一份力了!【握拳】


作为一个专业发糖三十年你值得信赖的po主,报复社会有点儿小紧张呢【滚】


*欢迎捉虫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柠檬西 | Powered by LOFTER